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13日

  断根汗青记实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,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,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被骗。详情

  汗青上的今天

  百科冷学问

  秒懂星讲堂

  秒懂大师说

  秒懂看瓦特

  秒懂五千年

  秒懂全视界

  数字博物馆

  查看我的珍藏

 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

  6月27日望湖楼醉书

  一般指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

  《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》是宋代文学家、书法家苏轼谪居杭州期间创作的组诗。这五首诗写作者旅游杭州西湖,描述作者搭船在湖中巡游时所看到的情景,展现了杭州西湖奇奥的湖光山色。第一首诗写坐船时所见,描画了西湖的斑斓雨景;第二首诗写搭船在湖中巡游的情景,表此刻船上泛游的情趣;第三首诗以野活泼物自况,隐含但愿再受朝廷重用之意;第四首诗写越女的无忧无虑,对比本人的多愁失意。第五首诗反用古诗句意,表现了一种淡然与宽大旷达之情。这组诗构想巧妙又不着踪迹,作者漫笔挥洒,信手拈来,显示出深挚的艺术功力。

 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

 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、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绝

  《苏东坡全集》

 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

 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

  黑云翻墨未遮山

  ,白雨跳珠乱入船

  卷地风来忽吹散

  ,望湖楼下水如天

  放生鱼鳖逐人来

  ,无主荷花四处开。

  水枕能令山俯仰

  ,风船解与月裴回

  乌菱白芡非论钱

  ,乱系青菰裹绿盘

  忽忆尝新会灵观

  ,滞留江海得加餐。

  献花游女木兰桡

  ,细雨斜风湿翠翘

  无限芳洲生杜若

  ,吴儿不识楚辞招

  未成小隐聊中隐

  ,可得长闲胜暂闲

  我本无家更安往

  ,家乡无此好湖山。

 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

 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

  ⑴六月二十七日:指宋神宗熙宁五年(1072)六月二十七日。望湖楼:古建筑名,又叫看经楼。位于杭州西湖畔,五代时吴越王钱弘俶所建。醉书:喝酒醉时写下的作品。

  ⑶白雨:指夏季阵雨的特殊景观,因雨点大而猛,在湖光山色的陪衬下,显得白而通明。跳珠:跳动的水珠(珍珠),用“跳珠”描述雨点,申明雨点大,芜杂无序。

  ⑷卷地风来:指暴风席地卷来。又如,韩愈《双鸟》诗:“春风卷地起,百鸟皆飘浮。”忽:俄然。

  ⑸水如天:描述湖面像天空一般宽阔并且安静。

  ⑹放生鱼鳖:北宋时杭州的仕宦曾划定西湖为放生地,不许人打鱼,替皇帝延寿添福。

  ⑺“水枕”句:躺在船里看山,不感觉水波升降,只见山头忽上忽下。水枕,等于“载在水面的床笫”。

  ⑻风船:指的是“漂泊在风里的船”。裴回:即盘桓。

  ⑼乌菱:指老菱。菱角老则壳黑,故名。芡(qiàn):大型水活泼物。

  ⑽青菰(gū):俗称茭白。生于河滨、池沼地。可作蔬菜。其实如米,称雕胡米,可作饭。

  ⑾尝新:古代于孟秋以新收成的五谷祭祀先人,然后尝食新谷。会灵观:据《汴京遗址志》:“会灵观在南薰门外,宋祥符五年建,初名五岳观,观成,赐名会灵。南有奉灵园,东有凝祥池。”

  ⑿游女:出游的女子。 《诗经周南·汉广》:“汉有游女,不成求思。”这里指采莲女。木兰桡:用木兰树造的船。南朝梁任昉述异记》卷下:“木兰洲在浔阳江中,多木兰树。昔吴王阖闾植木兰于此,用构宫殿也。七里洲中,有鲁般刻木兰为舟,舟至今在洲中。诗家云木兰舟,出于此。”后常用为船的美称,并非实指木兰木所制。桡(ráo):荡舟的桨,这里指划子。

  ⒀翠翘:古代妇女首饰的一种,状似翠鸟尾上的长羽,故名。

  ⒁芳洲:芳草丛生的小洲。《楚辞九歌·湘君》:“采芳洲兮杜若,将以遗兮下女。”杜若:香草名。多年生草本,高一二尺。叶广披针形,味辛香。

  ⒂吴儿:指吴地之人,这里也代指采莲女。吴地,指中国长江下流南岸一带地区的总称。

  ⒃小隐:谓隐居山林。 晋王康琚反招隐》诗:“小隐约陵薮,大隐约朝市。”中隐:指闲官。唐白居易《中隐》诗:“大隐住朝市,小隐入丘樊。丘樊太萧瑟,朝市太嚣喧。不如作中隐,隐在留司官。”

  ⒄“可得”句:语出白居易《和裴相公傍水闲行绝句》:“偷闲意味胜长闲。”此处反其意而用之。

  ⒅安往:去哪里。安,哪里。

  黑云翻腾好像打翻的墨砚与远山纠缠。一会儿我的划子俄然多了一些珍珠乱串,那是残暴的雨点。

  一阵暴风平地而来,将暴雨都吹散。当我逃到望湖楼上,喝酒聊天,看到的倒是天蓝蓝,水蓝蓝。

  西湖的鱼鳖,胆量真不小,竟跟着游人跑。西湖的荷花,没有人照顾,倒也开得飘飘摇摇。

  喝点小酒,我在船上醉卧。水是我的枕头,山在向我作揖求饶。月亮在船前边转圈边絮聒。

  黑黑的菱角,白色的芡实,这里十分常见;青色的茭白,叶子凌乱,那雕胡米就像裹进绿盘。

  俄然想起来前次在京城一个道观里尝鲜。看来我此刻滞留在乡野之中,该当保重身体加个餐。

  拿开花的女孩斜靠在船沿,斜斜的风带着细细的细雨打湿了绿色的三寸弓足。

  她们在抚玩前面小洲上那些斑斓的香草,必定不会想起同样喜好香草的屈原。

  我本是乡野狂人,想把本人流放在山林之间。此刻却当上了父母官,不外度开京城也算是得了一点安逸。

  我本来就没有家,无处可去,而此刻,我很心安。由于,这里有美好的湖光山色,远胜过我的家乡眉山。

 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

 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

 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

  第一首诗写的是坐船时所见。诗人将一场幻化的风雨写得十分活泼。他那时是坐在船上。船正好划到望湖楼下,忽见远处天上涌起来一片黑云,就像泼翻了一盆墨汁,半边天空顷刻暗淡。这片黑云不偏不倚,直向湖上奔来,一眨眼间,便泼下一场倾盆大雨。只见湖面上溅起无数水花,那雨点足有黄豆大小,纷纷打到船上来,就像天老爷把万万颗珍珠一齐撒下,船篷船板,满是一片乒乒乓乓的声响。船上有人吓慌了,嚷着要泊岸。可是诗人朝远处一看,却晓得这不外是一场过眼云雨,转眼就收场了。远处的群山仍然映着阳光,全无半点雨意。现实上也确实是如斯。这片黑云,顺着风势吹来,也顺着风势移去。还不到半盏茶功夫,雨过晴和,照旧是一片安静。水映着天,天照着水,碧波如镜,又是一派温柔明丽的风光。

  此诗描画了望湖楼的斑斓雨景。才情火速的诗人用诗句捕获到西子湖这一番别具风味的“即兴表演”,绘成一幅“西湖骤雨图”。乌云骤聚,大雨突降,倾刻又雨过晴和,水天一色。又是山,又是水,又是船,这就凸起了泛舟西湖的特点。其次,作者用“黑云翻墨”,“白雨跳珠”构成强烈的色彩对比,给人以很强的质感。再次,用“翻墨”写云的来势,用“跳珠”描画雨点飞溅的情态,以动词前移的句式使比方使用得矫捷活泼却不露踪迹。而“卷地风来忽吹散,望湖楼下水如天”两句又把气候由骤雨到晴朗前改变之快描画得令人心清气爽,面前陡然一亮,境地大开。

  第二首诗是写搭船在湖中巡游的情景。北宋时,杭州西湖由当局划定作为放生池。王注引张栻的线),太子太保判杭州王钦若奏:以西湖为放生池,‘禁打鱼鸟,为人主祈福。’”这是相当于现代的禁捕禁猎区;所分歧的,只是畴前有人卖鱼放生,还要弄个“祈福”的名堂而已。西湖既是禁捕区,所以也是禁植区,私家不得占用湖地种植。诗的开首,就写出这个现实。那些被人放生、自在成长的鱼鳖之类,不单没有遭到人的要挟,反而遭到人的施与,游湖的人常常会把食饵投放水里,引那些小家伙围拢来吃。即是不去管它们,它们凭着前提反射,也会向人追逐过来。至于满湖的荷花,也没有谁去种植,本人凭着天然力量发展,东边一丛,西边一簇,自开自落,反而显示出一派野趣。

  然而此诗的趣味却在后面两句。山本来是不克不及俯仰的,杜甫有“风雨不动安如山”(《茅舍为秋风所破歌》)的句子,杜牧也有“古训屹如山”(《池州送孟迟前辈》)的说法,苏轼却偏要说“山俯仰”。诗人认为,山是能俯仰的,来由就在“水枕”。所谓“水枕”,就是床笫放在水面上。精确地说,是放在船上。船一颠摆,躺在船上的人就看到山的一俯一仰。这本来并不出奇,很多人都有过这种经验。问题在于诗人把“神通”交给了“水枕”,好像这个“水枕”能有绝大的神力,足以把整座山颠来倒去。如许的构想,就显出了一种妙趣来。

  末句同样是写出一种在船上泛游的情趣。湖上刮起了风,划子随风漂泊。这也是常见的,层见迭出。人们坐在院子里昂首看月亮,月亮在云朵里慢慢挪动,就像在天空里盘桓。因而李白说:“我歌月盘桓,我舞影零乱。”(《月下独酌》)这也不算别致。分歧的处所是,苏轼把船的浪荡和月的盘桓悄悄牵拢,拉到一块来,那就生出了新意。船在盘桓,月也在盘桓,但诗人不知是月亮惹起船的盘桓,仍是船儿逗得月亮也欣然盘桓起来;也不知这两种盘桓到底是不异仍是分歧。他把“船”和“月”两种“盘桓”联系起来,就发生了很多问题,此中包含了一些哲理,他要定下神来,好好想一想。所以说,诗句写得饶无情趣。

  第三首诗开首两句“乌菱白芡非论钱,乱系青菰裹绿盘”中写到的“乌菱”、“白芡”和“青菰”都是西湖里发展的野活泼物。这是诗人以野活泼物自况,表白本人外放杭州。末句说“滞留江海”,申明本人外放处所,远离朝廷;“得加餐”,隐约含有但愿可以或许获得朝廷的再次召见重用之意。

  第四首诗首句中的“游女”当是采莲女。由于从这一组五首诗看,苏轼该当一直都在望湖楼上,所以木兰桡上的该是“游女”。旁人不成能跳到水里给她们献花。却是她们近水楼台,能够采了荷花献给别人。所以这第一句是写“游女”们献花给旅客。水里采花的“游女”,该当就是采莲女了。天上下雨了,采莲女在湖中,首饰不免被打湿了。“无限芳洲生杜若”,屈原在《九歌·湘夫人》里有写过“搴汀洲兮杜若”,杜若代指各类香草。而“香草佳丽”是《楚辞》中最主要的意象,倒推可知,“楚辞招”在这里就是代指“香草”。“吴儿不识楚辞招”,是感伤采莲女不认识《楚辞》中的各类香草。杜甫归梦》诗中有“梦归归未得,不消楚辞招”之句,“不消楚辞招”符合“有家难回”之意,与这里的“楚辞招”的意义完全分歧。这里是以无忧的越女对比多愁失意的本人。

  第五首诗表示出作者的淡然与宽大旷达。苏轼心中但愿经世济民,不意被架空出京,心中烦恼难解。家乡纵使百般萦怀万般好,终究是回不去了,无论理性使然抑或乐而忘返,面前的西子湖畔终归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夸姣。不如享受当下,与杭州美景相勾连。苏轼是一个乐在当下,也能心系庙堂的人。

  好的诗人长于捕获本人的灵感,这组诗的灵感可谓突现于一个“醉”字上。醉于酒,更醉于山川之美,进而激情磅礴,才赋成即景佳作。

 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

  现代文史学家金性尧《宋诗三百首》:放生之说,固不足信,但鱼鳖由此繁殖,向人亲近,荷花因无主反而四处怒放,却亦使人有一片天机,生意不息的安闲平和之感,于是诗人亦放乎中流,枕水顶风了。

  苏轼(1037—1101),宋代文学家。字子瞻,一字和仲,号东坡居士。眉州眉山(今属四川)人。苏洵长子。嘉祐二年(1057)进士。累除中书舍人、翰林学士、端明殿学士、礼部尚书。曾通判杭州,知密州、徐州、湖州、颍州等。元丰三年(1080)以谤新法贬谪黄州。后又贬谪惠州、儋州。宋徽宗立,赦还。卒于常州。追谥文忠。宏儒硕学,善文,工诗词,书画俱佳。于词“豪宕,不喜剪裁以就声律”,题材丰硕,意境宽阔,冲破晚唐五代和宋初以来“词为艳科”的保守樊篱,以诗为词,开创豪宕清旷一派,对后世发生庞大影响。有《东坡七集》《东坡词》等。

  .苏轼诗选(第二版)

  :人民文学出书社

  ,1984

  :59-60

  .宋诗选注

  :糊口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

  ,2002

  .宋诗鉴赏辞典

  :上海词典出书社

  ,1987

  :337-339

  金性尧 选注

  .宋诗三百首

  :上海古籍出书社

  ,1986

  :149-150

  唐圭璋 等

  .唐宋词鉴赏辞典(南宋·辽·金)

  :上海词典出书社

  ,1988

  :2469-2470

  词条标签:

  V百科往期回首

  浏览次数:

  编纂次数:26次汗青版本

  比来更新:

  (2018-07-19)

  凸起贡献榜

  举报不良消息

  未通过词条申述

  赞扬侵权消息

  封禁查询与解封

  ©2019Baidu

  京ICP证030173号

(编辑:admin)
http://ronsgarden.com/whzl/161/